帝火丹王

第三千三百一十二章 驚詫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ncflnp.live最快更新帝火丹王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</br>?    “老頭子,你干嘛,是不是要把分堂都給拆了啊。閃舞小說網..”</br></br>    來人不是別人,正是安陸城分堂武英司的首座,亦是這安陸城分堂僅有的兩名神使之一,伏震!</br></br>    “首座!”</br></br>    伏震走了進來,溫黛和榮德第一時間躬身行禮。</br></br>    他們倆名義上應該算是伏震的手下,自然對伏震恭敬異常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哼,老夫干什么,用得著你這個老匹夫管?”巴蔚等著伏震道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和伏震雖然共同執掌安陸城分堂,但兩個人卻總是互相看對方不怎么順眼。</br></br>    當然,兩個人根本沒有什么仇怨,只是單純的看不上對方而已。所以,平時的時候兩人很少見面,一旦見面,必然會爭吵。</br></br>    “老夫在閉關,本在緊要時刻。就被你剛剛弄出來的巨響給弄醒,原來老夫還以為是反東廷勢力中那些不要命的家伙偷襲咱們么呢,立刻中斷了閉關,出關后才發現,竟然是你這個老匹夫作祟。我看你就是故意的。”伏震怒道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撇撇嘴,道:“你自己腦子不好使,怪的著我。誰有那么大的膽子,敢攻擊主教司分堂。這么多年來,那些反東廷勢力攻擊過主教司分堂么?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哼,不管怎么說,你弄出那么大的響動,著實不妥!廢話別多說,給本座十枚仙品丹藥,如果不然,本座必然將今日之事,報告給總部,說你攪動安陸城的安寧。”伏震喝道。</br></br>    一旁的榮德和溫黛以及蔡相互對視了一眼,誰都不敢說話。盡管說溫黛來到安陸城分堂的時間不長,可眼下這樣的事情,她也見過好幾次了,見怪不怪。至于榮德和蔡,那就更習以為常了。</br></br>    別看伏震和巴蔚一見面就爭吵,可是只是在分堂內部,才會這樣。</br></br>    對外,兩個人卻是向來一致的。</br></br>    伏震也根本不可能將巴蔚告上總部,這種話他們倆都互相朝對方說過無數次,誰都沒有付諸實踐過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眼珠子一瞪,怒道:“十枚仙品丹藥?好大的口氣,我給你十枚神品丹藥得了唄?”</br></br>    “行啊,本座不介意!”</br></br>    巴蔚沒好氣道:“想得美,還仙品丹藥,你知道我們盛鼎司一年才煉制幾名仙品丹藥?給你十枚上品丹藥,愛要不要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也行!”伏震點點頭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無奈的笑了笑,他知道,這伏震根本就是來要丹藥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其實分堂的丹藥供應,本就是他巴蔚的本職所在,也的確到了該給武英司月例的日子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看向蔡,道:“給他。”</br></br>    蔡立刻拿出一個丹瓶,交給了伏震道:“伏首座,師父早就讓我準備好了,本來就要給你送過去的,這不,你就來了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一旁的宋立和付安,見狀有些咋舌。原本他倆看巴蔚和伏震兇神惡煞的模樣,以為這兩個老家伙會打起來,沒有想到,來了個虎頭蛇尾。</br></br>    感情這就是正常來要月例來了,還搞出這么大陣仗來。</br></br>    像是,主教司這樣的機構,煉丹部門,每個人要交給其他部門一定的月例,這完全是正常現象,宋立自然就一眼看出來是怎么回事了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哼,算你識趣!”伏震裝出一臉鄙夷的神色,好像剛剛那一場架他吵贏了似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一聽就不愿意了,立刻喝道:“老匹夫,那是月例,本來就該給你們的,并非是老夫怕了你,才給你的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伏震仍舊一臉鄙夷之色,道:“你們盛鼎司每個月要按時交給我們武英司丹藥,這便是證明了,我們武英司在主教司中的地位比你們盛鼎司高。”</br></br>    “屁話,你們武英司還需要給我們盛鼎司搜集藥材呢。”巴蔚立刻反駁道。</br></br>    “那個,前輩,如果再不進行的話,恐怕就來不及了啊。..”宋立突然插話道。</br></br>    宋立也是實在沒有辦法,本來呢他的確可以利用帝火的威能,將已經融合進虹光鱗藥力和缺月精晶的藥力中的其他藥力分離出來,然后巴蔚就可以繼續用這兩種藥力煉制太微清靈丹了。</br></br>    可如果再拖下去,不同藥力之間融合的越來越緊密,那即便是帝火,也很難將其完全分離了。</br></br>    “這是什么人,竟然敢插話?”伏震這個時候才注意道竟然有外人在現場,而且還打算了他和巴蔚之間的吵架,頓時有些不滿。</br></br>    “老家伙滾一邊去,我還有正事辦。”巴蔚瞪了伏震一眼,旋即看向宋立,道:“你去吧!”</br></br>    宋立經過巴蔚的允許,便走向丹鼎。</br></br>    而伏震一頭霧水,朝著榮德問道:“這小子是什么人?”</br></br>    “他便是宋立,就是李家讓咱們去接的那個人。”巴蔚不敢有任何的隱瞞。</br></br>    這件事伏震是知道的,榮德和溫黛就是他派到李家去的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啊,是他啊!”伏震道,“我倒是聽說,此人在圣堂祭所內表現十分的搶眼,怎么樣,你們倆查探過了么,他是否是主教司的人?”</br></br>    溫黛點頭道:“他的確是主教司的人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伏震道:“還真是主教司的人,不知道是哪個分堂的,有沒有可能拉攏到咱們分堂來,如果說他真的有傳言當中那么厲害的話。”</br></br>    榮德和溫黛均是一怔,沒有想到,伏震竟然本來就由將宋立拉攏到他們安陸城分堂來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咱們分堂可沒有任何一個懂得陣法之道的人呢。”伏震喃喃道。</br></br>    榮德和溫黛這才明白,伏震看中的不是宋立的實力,而是宋立懂得陣法之道。</br></br>    “首座,這個宋立恐怕還懂得煉丹之術呢。”榮德道。</br></br>    伏震猛地已經,瞪大了眼睛盯著榮德,“真的?”</br></br>    榮德道:“好像是真的……”</br></br>    接著,用三兩句話,將剛剛的事情給伏震大致敘述了一遍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喂,老家伙,他懂得煉丹之術。”聽榮德說完,伏震朝著巴蔚問道。</br></br>    然而,此時的巴蔚渾身有些顫抖,面色通紅,不知道的以為巴蔚身體出現了什么問題呢。</br></br>    “哎,老家伙,你怎么了……”伏震有些擔心道,以為巴蔚是中毒了呢。</br></br>    話還沒有說完,巴蔚便開口了,道:“這家伙,這家伙的靈火怎么會如此強大!”</br></br>    伏震愕然,目光陡然挪到了宋立的身上。他知道,巴蔚口中的這家伙,一定指的是宋立。</br></br>    因為宋立釋放出的帝火威能全部都在丹鼎內部,所以對丹鼎毫無關注的伏震,自然感受不到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不同,巴蔚始終都好奇,宋立到底有著怎么樣的能耐,竟然敢說他自己能夠分離已經混合在一起的藥力,所以當宋立開始動手后,他的注意力全都在丹鼎內部,再者說了,這丹鼎本來就是他的,所以丹鼎內部發生的一切,他都能夠感知的到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之所以面色通紅,整個人表現出一副好像中毒的模樣,其實就是被宋立的帝火威能給嚇到了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也算是東廷之地煉丹方面的權威級人物了,畢竟他是東廷之地十幾個天師級別煉丹師中的其中一個。</br></br>    然而,即便這樣,巴蔚自認自己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靈火。</br></br>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他的靈火,恐怕超越了總首座的靈火。”巴蔚對伏震道。</br></br>    伏震當然知道,巴蔚口中的總首座,說的是主教司總部盛鼎司的首座,也就是東廷之地煉丹方面的第一人。</br></br>    “不,不會吧!。”</br></br>    伏震喃喃道,臉上充滿了震驚。</br></br>    不是說他不相信巴蔚,他和巴蔚吵架歸吵架,其實兩個人相互之間是十分信任的。</br></br>    而且兩人也都將對方視作知己,當年兩人也都是被總部那幫人排擠,最后氣不過在主動來到這小小的安陸城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說的話,伏震是相信的。</br></br>    伏震不相信的是宋立,他知道宋立的實力,畢竟他們探知的情報上,有關于圣堂祭所方面,有很多都跟宋立有關。他也知道宋立是一名陣法師,在圣堂祭所破掉了石人陣。</br></br>    也正是因為這樣,伏震才有心確認宋立真的是主教司之人的情況下,將宋立留在他們安陸城主教司分堂。</br></br>    個人實力不俗,甚至可以說是出色了。與此同時還是一名陣法師,現在又說他可能還是一名煉丹師,這不免有些逆天。</br></br>    “我不是說他的靈火威勢現在就比總首座強,我說的是他靈火的火元力濃郁程度。如果說他有著總首座的煉丹水平,那他這靈火,會爆發出幾位恐怖的熱量的。”巴蔚眼珠子始終都瞪大極大,好像丹鼎中的情況,一直都讓他不敢相信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的話,蔡也聽到了,滿臉均是羨慕。</br></br>    擁有強大的靈火,幾乎是每一名煉丹師的夢想。</br></br>    聽到宋立擁有那么厲害的靈火,與宋立年紀差不多的蔡不可能不羨慕。</br></br>    只不過也只能羨慕了,靈火這東西跟法寶不一樣,無法爭搶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即便能爭搶,蔡的和善性子,也不可能殺人奪寶。</br></br>    呲呲呲!</br></br>    這個時候,丹鼎之中傳出絲絲的摩擦聲。</br></br>    宋立見狀,回頭看向巴蔚,道:“前輩,可以將丹鼎打開,濁氣會溢出。”</br></br>    巴蔚一臉呆滯的點點頭,因為他知道,宋立真的做到了,真的能夠將已經融合在一起的藥力,分離開來。丹鼎之中的虹光鱗的藥力和缺月精晶的藥力,已經變成了最為純凈的藥力。</br></br>    巴蔚心下一動,丹鼎被打開,一道道昏黃色的氣息漂浮開來。</br></br></br>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ncflnp.live最快更新帝火丹王最新章節。
牛牛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