獸黑王爺套路深

第1938章 尋遍長亭更短亭,誰喚舊姓名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ncflnp.live最快更新獸黑王爺套路深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“一般來說是這樣的,無論是分身還是鼎爐,里面都有他一絲絲核心的靈魂力量,才能做到把自身發生的一切都完整的反饋回去。”

    子衿點點頭,看了一眼天色,道,“走吧,這幾天,大家著手封存記憶。”

    君輕暖和子熏對視一眼,子熏帶著臨霜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“臨霜,你……要留下來還是跟著哥哥一起去演武之地?我們去了,可能就回不來了。”子熏忍不住細細打量她的眉眼,像是要將她深深刻在靈魂深處一樣。

    他伸手撫上她的臉,“臨霜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熏哥哥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她握住了他的指,霜華一般的眼眸一片沉靜,好似噙著浩渺蒼穹,無論什么事落進去都擊不起任何風浪似的。

    她看著他的眼,道,“雖說,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爹娘。

    但是,我娘和我爹他們有彼此。我只有你,你也只有我。

    所以,無論你去哪里,我都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說著,笑了笑,“你一個人,我怕你被吃了。”

    本來有些沉重的子熏被她逗笑了,“除了你成天惦記著要吃掉我,誰還有這個閑心?”

    臨霜也裂開嘴笑,伸出雙臂抱住了他的脖子,把臉貼在他脖子上,“天下只有你最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子熏笑,撫上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濃重的情愫在兩人之間涌動著,也不知道是誰先主動的,本打算封存記憶的兩人,滾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面的房間里,君輕暖看著子衿,“封存了記憶,我們會短暫的忘記過去。我想再多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子衿伸手把她拉進了懷中,半晌,輕聲道,“別怕,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。只要我們還有未來,我們就會有很多很多的過去可以回憶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道,“我會記得你的。”

    兩人溫存了一會兒,著手抽離記憶,凝聚在主魂當中,形成了一個一個五顏六色的結點。

    來日,只要他們意識到這種結點的存在,一點點打開來,便會記得過往,記得對方。

    但是,隨著封存,此時此刻他們對彼此的記憶卻在消散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持續了太長的時間,以至于,外面發生了一場沖突已然被東方雪壓了下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等結束的時候,已經是十三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等子衿和君輕暖再次起身來時,兩人看著對方的眼神,多少有了些許迷茫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過往幾乎清零,記得的,只有最近半個月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就是演武場之上,和東方宴慕容月等人的沖突,以及去望仙路和晚上見東方雪的場景。

    還有最后時刻,他說,“我會記得你的。”

    君輕暖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。

    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之后,她突然撲進了他懷中。

    熟悉的感覺,熟悉的氣息,但熟悉的背后卻是一團迷霧般的空白。

    子衿的手微微僵了僵,擁住她輕輕拍著她的后背,“別怕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外面,傳來子熏的聲音,“南瑾!瀾衣,你們好了嗎?”

    兩人松開來,推門出去,再看向子熏的時候,子熏笑了笑,眼中同樣藏著一絲絲迷茫。

    但是臨霜不在。

    “臨霜去哪兒?”君輕暖不由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還沒有結束。”子熏頓了頓,道,“她不像是我們一次次轉世,她的靈魂不夠強大,所以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。”

    君輕暖恍然,問迎面走過來的池清虛,“師兄,還剩幾天了?”

    池清虛能感覺到三人的變化,很微妙。

    心里掠過一次鈍痛,他上前來,打量著三人,道,“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,莽荒和滄瀾之地的來了幾個很強的弟子……應該是新補充進來的。

    今天鳳凰城和女帝府的弟子都上場了……”

    池清虛本想說,這兩家弟子身上毒藥已經解開的事情引發了眾人的懷疑,大家都沖到珈藍塔這邊來鬧事了。

    但一想事情已經被東方雪鎮壓下去了,而子衿等三人可能已經忘記了這些恩怨,于是索性打住。

    他笑著道,“子染和凰茯今天也上場了,只有我們珈藍塔,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人出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明天吧。”君輕暖想了想,還是道,“今晚大家好好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這才又道,“也許,后天便是真正的分別了。”

    池清虛心下一抽,忍不住道,“要不,進入演武之地我們一起走吧?”

    “太兇險,你們留下,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。”君輕暖搖頭拒絕,笑著,“如果命運之力真的能派上用場的話,說不準我們還會在這里見面的。”

    萬一,原地轉世呢?

    這都是說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偌大的圣元界,伏揚的鼎爐和分身究竟是誰?又有多少個?

    君輕暖的心頭是沉重的,但是這種沉重,卻沒有在池清虛等人面前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她不想讓他們擔憂。

    伏揚那邊的事情,不是池清虛和子染等人能夠解決的。

    讓他們知道太多,平白增減無異議的憂慮罷了。

    池清虛哽咽了一下,道,“那……我叫人把晚飯送上來吧,也叫大家都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有勞師兄了。”君輕暖和子衿雙雙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池清虛回了一禮,一瞬間,大家之間的相處變得格外嚴肅。

    這是告別的禮儀,所有的情誼都在其中,還包含著對來日的重逢的強烈渴望,和內心深處無法言說的禱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天夜里,珈藍塔的弟子們全都聚集在了一起,君輕暖喝醉了。

    她哭了,一個勁兒給大家敬酒,卻又說不出什么話來。

    因為,除了最近一兩天的記憶之外,她什么都不記得了。

    賓客散盡之后,子衿抱著她,在她耳邊低低的哼著歌,幽幽的曲子,聞者落淚。

    “愿掬陳年光景將風煙洗盡

    再盛半盞江湖夜雨共君飲

    曾對坐一雙剪影

    吹笛到天明

    不舍夢醒

    夢醒生別離

    手腕攤開故痕輕

    烙此生多情

    尋遍長亭更短亭

    誰喚舊姓名

    霜雪中欄桿怎憑

    朝夕皆念晴

    借月色落吻過你眉心

    落花人獨立

    不過夢中心頭一個你

    醒時風拂衣情動忽提筆

    繪得相遇依稀

    所見天地溫柔至極

    始覺浮生三千幸會矣

    棋子閑敲幾顆才等至歸期

    燈花燃燼幾分才洞悉謎底  曾聽聞一世如弈……”

    零五文學 www.ncflnp.live最快更新獸黑王爺套路深最新章節。
牛牛在线客服